>

天山环行之喀拉峻,人们能自由出入的天堂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天山环行之喀拉峻,人们能自由出入的天堂

图片 1

关于“喀拉峻”,骆驼Mr曾经请教过哈萨克人,“克拉”为黑色,“喀拉”为深色,“峻”形容茂盛的样子,从字面上理解,骆驼Mr认为“深色莽原”最合适不过。

图片 2

当然,或许这个名字太文艺了,等你来到这草原,看见黑黑的沃土,茂盛的草场,万紫千红的野花。骆驼Mr相信,你会认同骆驼Mr固执的定义。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骆驼Mr第一次听说喀拉峻名字,是2007年冬天。朋友讲那里野花遍地,风景优美,是一块原生态草原。骆驼Mr对草原有特别的向往,来年5月,约了三个朋友,驾车向特克斯向喀拉峻进发。出发前,骆驼Mr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只可惜,网上几乎找不到任何喀拉峻的资料,骆驼Mr在一位伊宁摄影爱好者博客看见几张喀拉峻的照片,发邮件打听去喀拉峻的路线,到骆驼Mr出发时也没有得到回复。

喀拉峻位于伊犁特克斯县,是古代的军马场。

骆驼Mr并不担心找不到,因为新疆有句古语:鼻子下面就是路。第二天中午就到了传说中的八卦城特克斯。这座道教构图的都城,骆驼Mr早就听过一段传奇:说特克斯八卦城最早由南宋道教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布置的。丘处机应成吉思汗的邀请前往西域,当他经过此河谷时,发现有卦台山的地势,于是就布置了这座八卦城。骆驼Mr认为,这只是一个臆想的传说,根本无法考证。根据历史经验,但凡好的东西,一定有一段美好的传说,八卦城攀在全真七子丘处机的名字上,是有意境的。更何况,他老人家的确到过西域,似乎还蛮符合逻辑的。

喀拉峻草原在天山脚下,春天来了,草原上的野花竞相开放,红的、蓝的、紫的、黄的花,与绿草、白色皑皑的雪山、蓝天白云,构成五彩的画面。

图片 6

图片 7

翻阅历史,我们知道今天的八卦城是一座新城。他是对周易有特别爱好的邱宗浚在 1936 年修建的。虽然都姓邱,但与丘处机没有一丁点儿关系。邱宗浚是新疆军阀盛世才的岳父大人,时任伊宁警备司令,得权势,有爱好,请来苏联专家测量协助。由于当时没有线绳,就找来成捆的布匹,撕成布条,连结成长长的布条绳线,然后再用20头牛拉犁犁出了八卦城街道的雏形。1938 年,各类房屋在县城开始兴建。可以肯定,今天留下一座离黄河流域最远的道家城市,一定是邱宗浚的功劳。

图片 8

这座世界上最大、最完整的八卦城在 2001 年载入了世界吉尼斯记录。骆驼Mr猜想载入原因,不是因为名气,而是因为邱宗浚的认真。他当时按八卦方位以相等距离、相同角度如射线般向外伸出八条主街,每条主街长 1200 米,每隔 360 米左右设一条连接八条主街的环路,由中心向外依次共有四条环路,其中一环八条街、二环十六条街、三环三十二条街、四环六十四条街。这些街道按八卦方位形成了六十四卦,完全真实地反映了 64卦 386 爻的易经数理。用今天的话讲,认真他就赢了。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前一段时间听中国之声广播,嘉宾讨论城市拥挤,观点是设计最为重要,还列举了特克斯没有红绿灯是设计的完美体现。骆驼Mr听着觉得并非如此,实际特克斯原来是有红绿灯的,只是在1996 年统一取消了而已。不堵车,不是因为设计完美,而是汽车保有量与人口密度有关。今天的八卦城红绿灯林立。

图片 12

人们都说八卦城非常容易迷路,骆驼Mr反而觉得最容易识别。八条主道都通往中心“太极”环岛处,记住街名就四通八达。

刚刚进入草场,天还是灰蒙蒙的,地上也没有什么花,但是大家看到这么辽阔的草原,又能眺望远处的雪山,已经兴奋地奔跑起来。

我们登上太极观光塔,俯瞰全城,真是大气壮美而宁静的小城。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找地吃饭,顺便问问去喀拉峻怎么走,询问多人,骆驼Mr总结出“离进坎出”的路线图。吃罢饭,我们向坎街方向奔去。

一向喜欢独行的库尔班大叔,沿着地平线去拍摄,他也成了我镜头中的风景。

出县城,穿过浑水滚滚的特克斯河,前方出现了丁字路口,方向感尽失。问了几个当地老乡,答案左右均能到达,左边路近,右边路远,路况差不多,选择近路吧。过乡村,走小道,打听很多次才算真正走上去喀拉峻的石籽路。大家紧绷的眉头放松了,在车上谈笑风生,随音乐响起,好生舒畅。汽车在搓衣板路上狂跳着,发出异样的响声,原来轮胎被石头刺破。人多力量大,刚换好备胎,天空下起了小雨,大家有些担忧,能上得去草原吗?天公不作美。而骆驼Mr则担心,没有备胎,轮胎再坏了,就只能当“山大王”了。没敢再打击大家最后一丝希望,骆驼Mr在颠簸的山间小道上开出 30 多公里。刮雨器疯狂的扫着,山坡上流水涌向路边,我们都知道,去草原是彻底没有希望了。但都不死心,一定要到能看见草原的地方吧?

在地平线上,有位老人执着地站着,一动不动。。。。。。

图片 16

图片 17

骆驼Mr也这么想,再往前开,大雨停了。视线清晰起来,公路边站着很多人,穿着雨衣,拿着铁锹,目视我们的到来。

向草原深处走去,黄色的花朵越来越多!

停车打探喀拉峻还有多远?

图片 18

前方山上就是,你们去喀拉峻?

图片 19

嗯。

图片 20

你没有看见路被洪水冲断了吗?

询问当地牧民,才知道,这个黄色的是野葱花,真的像葱啊。

……

牧民大哥教我拔出葱,去掉外皮,露出葱白,吃起来很好吃,甜甜地,带着一点辣味。

听老乡讲,就在 30 分钟前,山洪冲毁了路,还把两间土房夷为平地,幸好没有人员伤亡。我们站在路基上,看着山洪残迹,都不禁感叹,山洪猛于虎!以前是耳闻,现在是目睹呀。

图片 21

喀拉峻近在咫尺,这次擦肩而过,大家有些沮丧的接受现实,返程。车窗外一人问道:能坐你们车回县城吗?当然可以。

图片 22

原来就是他家两间房屋被冲毁,在这里开商店,洪水冲走了全部家当。我们这次草原没有看成,与他相比,要幸运的多。

野葱配上维族同胞的馕饼,味道很是独特!喜欢!

老乡说,只要出太阳,两小时路面可恢复。之所以有山洪,就是南坡没有植被,雨水不能下渗,短时间形成洪水。与老乡聊天,大家活跃起来,看来明天喀拉峻之行

吃饱喝足,大家各自拍。

  • 有戏。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第二天中午时分,我们赶到了水冲路段,牧民搬家的拖拉机已经压了好几个车辙印了。眼前一条弯弯曲曲的路,一直延伸到森林中,从河谷到山顶,也就 10 公里左右,可我们走了快一个小时。这是一条牧民自己修建的简易公路,很多地方都是牧道加宽而成,坡度极其陡,有好几个地方都需要两次倒车才能拐过急弯。汽车在露出地面的松树根上前行,跨过几道乱石岗,松林退去,一个大上坡,到达山顶。前方视野一片开阔,绿色的草地高低起伏,一眼望不到头。

图片 30

五月的草原,牧民还没有全迁来,这里牛羊几乎看不见,空气中飘着嫩嫩的味道,让人陶醉,白云就在头顶,雪山在草原的尽头,这里绿得耀眼,净得舒心。初探草原,不枉此行。

杭州小妹已经穿入云霄,那功夫不得了啊。

要知道,这才是草原的开始。

图片 31

草原上横七竖八的小路,不敢乱走,沿大路而去,汽车驶入了一片洼地。明晃晃的水沟边,几匹散养的野马,快近了,马已远去,看来这里的动物对车还是蛮敏感的。走过漫水路,发现一眼清泉,还冒着热气呢。不远的草地上,一片含苞待放野花,这里阳光明媚,温度适宜,看来花儿开得早一些。下去走走,草地比任何草原植被都茂密,长得高高的无名野草,踩上软绵绵的。哥们兴奋不已,在草地练着猴拳、醉拳、内家拳、外家拳等各种撒野的摆弄。

图片 32

上一小坡,几经起伏,又一片洼地,这里有几顶白色的哈萨克毡房,点缀在翠绿的草原上格外耀眼,就像鲜花与绿叶的搭配,特别自然与协调。路边有几位牧民正在搭建木头房子,与他们聊天得知,这里是草原小卖部。

看到大家已经走向天边了。

图片 33

图片 34

热情的哈萨克兄弟告诉骆我们,前方悬崖边是最漂亮的地方,往雪山方向走,不能走了就到了。我们在草原上颠簸前行,雨后的泥潭飞起黑泥把车装点得跟陆战坦克差不多,体验了一回“远征作战”,那感觉至今让人回味。

图片 35

从山顶到达草原算起,一直到草原尽头大峡谷,大约 12 公里。美丽的草原被一条深深的河谷切断,天空雄鹰翱翔,河对岸,就是有名的琼库什台大草原,绿绿的,镶嵌在松林间,坐落在悬崖旁。站在这里,居高临下,是观看琼库什台大草原的最佳位置,鸟瞰全原,无不让人心旷神怡。

图片 36

后来骆驼Mr多次来到这里,没有人不赞叹大自然的神奇,没有人不兴奋尖叫。

图片 37

天堂般的喀拉峻,这里哈萨克毡房多了起来,牛羊优哉乐哉的在草原上啃食着无名的野花,不提有多幸福。说到喀拉峻的花,那可真称得上花的海洋,红的、黄的,紫的一大片一大片。海拔高,无污染,早晨一层薄雾散去,嫩嫩的草尖,粉粉的花瓣上挂着露珠,在微风中自由的摇摆;天空的白云,像刚吹出的棉花糖一样洁白,松软,在蓝天映衬下向草原那一边慢慢滑动;刚出生的小绵羊发出稚嫩的叫声,真让人好生可爱;出生不久的牛犊,憨憨的望着我们,似乎害怕?步伐有些僵硬弹跳着跑向牛妈妈;哈萨克妇女娴熟的挤着牛奶,看着草原上一帮外来之人,微笑间,露出金灿灿的牙齿,一派朴实与富裕。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喀拉峻草原,因人而变得更美。离大峡谷不远,有个叫“加沙干”的地方,哈萨克语是“人工雕刻”的意思。这里是牧民聚集区,别克家住在这里,一个汉语流利且好客的小伙子,带我们走访了整个喀拉峻,骑上牧民的马,在高低起伏的草丘间穿梭,喝着马奶酒,见人就说“加克斯吗?”总能收到哈萨克朋友的回复“加克斯”。晚上住在暖暖的毡房里,喝着飘香的奶茶,融入在哈萨克人的世界里。我们被这里的景、被这里的人迷倒了,草原上的任何事物对我们都是稀奇新鲜的。

赶紧跟上去。

年轻的女主人点燃柴火,烧热囊坑,准备打馕。说实话,打馕骆驼Mr在市区见得多了,可在美丽大草原上看打馕这是头一次,我们好奇的这里看看,那里望望。不一会儿打馕的女主人耷拉着脸,嘴里不停的嘀嘀咕咕,不用猜,是对我们几个人不满。不知缘由,骆驼Mr小心的问她妹妹我们哪里做得不对?上汉语学校的妹妹说,姐姐埋怨我们看了囊坑,第一坑有的馕烤焦了,有的没熟!哦,原来这是哈萨克人讲究,我们不敢再去看囊坑了,尊重别人的风俗嘛。

图片 43

过后骆驼Mr问维吾尔族大叔,打馕时外人看了囊坑里的馕,馕烤不熟,你们有这讲究吗?好像有这个说法,但骆驼Mr打馕,欢迎你们列队参观。哈哈,看来打馕这个技术活与经验有关。也是,更何况这是位草原上年轻的女主人。想必,她现在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吧。

走过去的时候只看到草场和天空,走到最高处,向前一望!

图片 44

哇!哇!哇!

图片 45

豁然开朗!

喀拉峻的纯,随着旅游者大批涌来,变得凌乱,甚至让人惧怕。牧民见门票站坐收渔利,于是他们也开始效仿,只要在草地上走几步,骑马的牧民就过来收费,说这是他们家草原,整个喀拉峻草原,有交不完的费,让人很不适应,极大的影响了旅游的心情。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申遗成功。

连绵的雪山就在眼前。

如今的喀拉峻,牧民全部撤出,国家投资修了一条崭新的草原公路。一趟喀拉峻下来,区间车与门票就得 200 多,听骆驼Mr说,去峡谷边几片鲜花地走走玩玩还是可以的,但那几片紫的蓝的野花再也看不见了,因不在区间车的线路范围里了。

图片 46

申遗后,骆驼Mr对曾经那条危险的老路还念念不忘,驾车而去,快进森林,一栅栏挡住了废墟的路,哈萨克老人出来直向骆驼Mr摆手,用不太熟练的汉语说道,喀拉峻景区大门在那边,这里不让进。

图片 47

骆驼Mr慢慢给大叔讲:骆驼Mr刚从景区出来,原来经常走这条路,想去看看那几片颜色鲜艳的野花,同时也想看看前面森林里的大坡。大叔不听任何说辞,反而用生硬的汉语给骆驼Mr讲起了道理:现在这个喀拉峻,我们的不是,你的也不是,它是美国的,上面美国的照相机可以看见,这里保护,不让去。骆驼Mr不诧异他这么讲,因为他错误的把“申遗”当成送给美国人了,笑得我们一行人前俯后仰,直夸哈萨克老人的幽默非凡。

图片 48

这句经典的语录成了我们一路的谈资。

图片 49

最终,也许是源于对曾经草原的那份情感,我们还是如愿以偿的进入了“禁区”。

还有雄鹰在自由的飞翔!

来到熟悉的草地,见到了那几片野花草地,心中再起涟漪,美,大美。

很多冷杉处理在山坡上。

几年前,一部新疆本土电影《鲜花》记录了喀拉峻草原的美,骆驼Mr认为影片的镜头比申遗后的喀拉峻更美。电影不仅仅有喀拉峻的美景色,还有讲述了草原上哈萨克人面对现代发展,选择保守成规还是重新思考的抉择?一部短短的电影,是哈萨克民风民俗的一个缩影。

图片 50

要到喀拉峻旅游,骆驼Mr推荐必看《鲜花》,与骆驼Mr继续侃。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如此美景,怎么能不策马奔腾呢?

图片 54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骏马在疾驰,山风在呼啸,跑了一阵,驻足观望,满眼都是比电脑桌面还漂亮的景象。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天色渐晚,

图片 74

图片 75

图片 76

图片 77

回到特克斯八卦城休整一下。

八卦城据说是丘处机指导修建的,距今已经1000多年的历史了。

这是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城市、这是一个不堵车的城市。

图片 78

当地的白灼羊排、手抓饭、馕都是不可缺少的,配上美酒,人生夫复何求啊!

图片 79

图片 80

图片 81

图片 82

本文由地方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天山环行之喀拉峻,人们能自由出入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