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流浪的新禧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流浪的新禧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黔西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方

发表于 2004-02-24 17:08

早上的天气还在延续着昨天的阴雨,打开窗户,外面还在飘着很小很小的细雨,地上经过昨晚冬雨的一夜辛劳,早已变得湿漉一片,整个大地真的是一尘不染,染的都是泥泞而已。 结帐时,随便问了服务员黔西有什么地方好玩的,据告之黔西一般很少外地人来游玩,这里不是什么旅游地区,惟有在春天时分杜鹃花开的时候,人才多一点,到那时候就有所谓的百里杜鹃的景观。看来,与我们昨晚所了解到的差不多,这是一个没有多少人停顿的地方,一个“驿站”而已。 在离开黔西出发到下边的一个乡镇前,路过一家超市,顺便买了一把伞,以备不时之需,谁知道这把伞在贵州一直没有派上用场的机会,当然不是没有雨,而是这样程度的雨实在是让人感觉太舒服了,让人不忍去拒绝与它的亲近,如果在这样美好的雨中竟然撑一把伞,简直是对它最大的侮辱。当然,这是后话了。 沿着满是泥泞的水泥路,我们向一个偏僻的乡镇前进,大概有13公里的一个火力发电厂所在地——甘棠乡。走在这样泥泞的路上,不可避免地使裤脚一下子就变得脏兮兮的,但有一个好处就是,满含水分的空气,那种呼吸的快感真的让人充实,心中满是一种激动,仿佛所有不洁和不适的东西,在这样的“洗衣机”下,都正在慢慢的一丝丝地从身体里面流失。心中的所有惆怅与忧郁,都在这集天地精华的恩赐中得到了净化,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永恒吧。 边走边问路,遇到一对对的夫妻,有年轻的,也有中年的,他们都很普通,跟城市里的都一样,但有一样是不同的,就是男的挑着猪肉走在前面,女的拿着称跟在后面,或者,男的背着一个箩筐在前,后面跟着一个背箩筐的女人,都亦步亦趋的。看他们的穿着打扮,生活都不是很宽裕的样子,但他们的神情,却好象很富足,对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样子。就象那个挑猪肉去卖的,夫唱妇随,其乐融融。也许他们并不一定得到太多的财富,但他们从中得到他们所希望的快乐,而且,卖完之后,两人还能够一块到街上走走,享受一下所谓城里人的浪漫。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欢乐呢?也许,城里人永远也无法体会他们一起走在泥泞的街道上的幸福,他们是如此实在。 中午时分终于走到了甘棠乡,由于这里有一个火电厂的缘故,经济发展得还可以,县城里有的东西,这里都有,当然丰富程度就差多了。我们吃饭时顺便问了饭馆老板,知不知道下一个乡“永兴”的走法,谁知他是从安顺来的,不是很清楚。只好问其他人,才找到了方向。在甘棠乡中,真的是到处泥泞,同伴还一不小心,一只脚给陷进了泥泞,拔出来后,发现这里的“染料”确实不错,效果还出乎意料的好。 出了乡,路比较好走了,虽然还比较粘鞋,但已没有多少泥泞。走了好几个弯,上了好几个坡,突然从前面传来一阵阵的“哈哈”声,一下子激发了我心中的顽皮,学着样子“哈哈”声应和着,前面果然也传来一阵阵的应答声,我继续回应……就这样此起彼伏,弄得我俩觉得非常好笑。等我们走近一看,是一个小女孩在自娱自乐,没想到竟然引来了我这样的一个不速之客。再过了几个山头,不知道从哪里穿出来一只似狼似狗的东西,在前面一路小跑,而且在一个转弯处还爬上最高处,向天引颈高呼,扮狼的样子,好象自己真的是那个东西,看来有些动物也不免跟人一样,分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 天空逐渐暗了下来,我们还没有达到目的地,我的腿在这个时刻竟然受不了,产生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疼痛,一下子使我们的速度慢了下来。本来以为我的体力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没想到竟然是自己高估了,不过,回想起来,好象这也是应该的。在这半年来,我都没有怎么锻炼过,而且还病了好几次,把身体都给拖得差不多了。虽然疼痛难忍,但也只好强自前进,虽然不时有车从后面呼哨而来,我都只是让自己当作没有看见,一定要让自己走完今天,否则怎么都说不过去,对自己也无法交代。幸好问了一个路人,知道不用多久就到了,心中总算有了一点高兴。 好不容易的,终于到了。谁知竟然出现了一个比较困扰人的问题——找不到挂“旅社”“旅馆”之类牌子的地方,难道我们要露宿了,或是猪圈?难道我们来之前开玩笑的说法要应验了(找不到地方住的时候到猪圈去抱着一头猪睡也暖和一点)?本来以为这个乡应该跟甘棠乡差不多的,谁知竟然相差太远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到处走,希望能够看到曙光,就算一点点都好。我们差不多走到了尽头,看没有任何希望的影子,只好折回头,没想到竟然真的让我们碰到了观音菩萨——一位好心的阿姨带我们到一个当地人家里,那里有地方可以让人暂时落脚的(这个地方只有当地人才知道有提供落脚的可能),这让我们对那个阿姨千恩万谢——不用抱着猪睡了。当天晚上,我们虽然是睡在杂物房里,但我们还是睡得挺香的,一会就找周公聊天去了。毕竟背着大包走了30多公里的路。

金沙

黔西

毕节

发表于 2004-02-27 17:00

2004-1-17 早上起来感觉腿好了不少,今天应该能够走上10多公里吧。结帐,背着包到中华桥酒店吃早餐,顺便跟那里的小姑娘告别,也不枉大家感觉良好嘛。当他们看到我们竟然背着这么大的一个大包的时候,竟然掩嘴偷笑,弄得我们都莫名其妙的,真的想不明白她们到底觉得有什么好笑的。 今天我们想到大方县去,从金沙有车直接到大方的,但走的是我们来时的那条路,就是说要我们走回头路回到黔西,当然是经过的了。我们觉得还是走不同的路有意思一点,决定从另一条相反方向的路走,这样的话,感觉还是比较新鲜一点。 根据我们向当地人打听的方向,我们朝着新春镇前进。走了差不多3公里左右,我们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些到大方的车都不从这里经过,反而宁愿绕一个大圈经过黔西呢。原来从这里开始的路就是那些铺着沥青的石头路,坑坑洼洼的,非常难受,竟然还是一条国道呢,没想到竟然有如此的水平。大概走了10公里,感觉一路走过来的景色大致都一样,这样继续下去好象也没有多大的意义,遂决定坐车。由于没有从这里直接到大方的车,也就只好打算坐镇与镇之间的短途车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一共换了三趟车,好不容易赶上最后一趟车到大方。在车上,开始真正体会这国道的滋味,坑坑洼洼不算,而且特别窄,弯道特多,而且地方堆满了积水。每一段路上,都只能够背着包站着,而且要很小心地找到一个落脚的地方,还要顾及不要因为车子的摇晃而撞到那些小母亲背上的小孩,这就是人多车少的结果。不管如何,对这趟车,我们还是心怀感激的,毕竟愿意走这条路的车很少。所以,这对当地的山里人家来说,如果没有这车的话,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够有机会走出这里的大山,可以毫无夸张地说:这车功德无量。 颠簸了一天,在傍晚时分赶到了大方县,在县府招待所住了下来,这已经成了我们首先考虑的地方。我们沿着满是泥泞的街道到处找地方吃饭,遗憾的是,找了老半天都看不到一家象样的,而且很多都是火锅,想吃炒菜还着不容易。实在有点泄气,索性吃火锅去,反正到了贵州这么久还没有尝过贵州火锅到底是什么滋味。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一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火锅店,要了一桌的菜,两个人都给撑得难受,竟然才要30块钱,感觉挺便宜,从这里也看到了当地的生活水平。毕竟这里还有包谷饭,这是我第一次尝试这样的玩意,感觉很爽口。据说,在贵州,包谷饭只有在经济不怎么好的地方才会出现。在贵州吃火锅,不象在广东一样,很多时候都吃汤的,这里汤是不吃,主要是让菜把汤的味道全部给吸收掉,然后专门吃菜。 2004-1-18 大方实在是没有什么东西好玩的,所以一大早起来我们就决定到毕节去。没想到,在这些地方的客车都是那种才坐11个人的那种,就算是到州府也是一样,搞不懂。买票时我们问有没有大巴或者中巴时,得到的总是令人失望的结果。 挤在这样的一个狭窄空间,实在让人喘不过气来,幸好还能够偏着头看一下窗外的景色。出了县城后,虽然地貌不怎么样,但还是比较绿,而且遮掩着一片淡淡的云雾,看起来感觉还可以,起码比车内的感觉让人舒服多了。在车上,每经过一个小镇,看到最多的都是那些专门做死人生意的店铺,好象那些卖寿衣啊、花圈啊之类的。我一直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同伴说,在这边,一般来说就只有四件大事:生老病死。所以,他们一向都很尊重死人,如果有哪一家不弄得好一点的话,会招人闲话的。这使我想起在黔西的时候,我们一路走过来,看到不少石材雕刻的手工作坊,他们雕刻的不是什么摆设品,而是那些墓碑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挺考究的。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到了毕节,但在进入毕节的那段路特难走,塞车非常严重,虽然短短的几百米路,但还是要走上40多分钟,真是累人。 出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到处找住的地方,我们到了毕节宾馆,感觉太贵了,只好作罢。后来我们找到了洪山宾馆,这里原来是毕节行政司(没有改司设市之前的称谓)的招待所来的,环境让人感觉舒服,是那种园林布置,正对着我们那个房间的是一个花园式的果园,中间还有一座亭子,感觉挺宁静的。 在毕节,给我的一个感觉就是吃饭太不方便,当然是想吃的象样一点的了。我们晚上出去吃饭时,整整走了好几条街道,绕了好大的一个圈才找到一家不怎么样的饭店,而且是菜单上有很多都是没有的,简直是拿出来哄人的。 这一天实在没有太多的事让我产生感觉的。除了把穿了好几天的衣服拿去干洗之外,就是回房间看电视。不过,在这里让我看到了另一个版本的《猫和老鼠》,让我笑疼了肚子。这个版本是昆明人用云南话来配音的,全都给那猫啊、老鼠和狗等换了名字,而且,配音的水平还真的是一流的,让你不自觉地就喜欢上。虽然我也有一个英文版的《猫和老鼠》,但看英文版时有好多对话都不知道在说什么,根本就无法象现在这样知道了对话内容原来是如此幽默,感觉太愉快了!

本文由地方娱乐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流浪的新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