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文与吃胶卷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行文与吃胶卷

人一般都有个业余爱好,我原来很迷文字写作,后来迷上拍照片,前后各十年,虽说都没有什么大的建树,却对爬格子吃胶卷的苦乐有了一定感受,说来于众人听。 俗话说“文章三根筋,全靠烟来薰”“吟得一个字,捻断数根须”,发表文章固然有乐趣,可从构思到抄写,点灯熬油,烟薰茶泡,脖酸腕痛,过程相对拍照片身心太累。拍照同样要构思,但是身心并用得以调节,早起晚归,攀山涉水权当是锻炼身体,每当我外出纵情山野,饮溪水、听松涛,都会忘却一切烦恼,超然物外,身心愉快,而且拍照是以形喻理,内涵丰富,尽可想象,易为人接受。 拍照比写作的成本要高,后者只需笔和纸,而拍照用的相机、镜头和胶卷以及照片冲扩、放大的费用就多的多。然而有些场合肩挎相机能混进去别人却不能,君不见在一些集会活动、文艺表演场合,左冲右突,上窜下跳的都是拍照(摄像)的,罕见手舞钢笔冲进场内的文字记者。不贴切的说照相机是高价购来的通行证,挺管用。 写作可以挥洒自如恣意妄为,前五百年后五百载,天堂地狱,梦幻神话,只有想不到没有写不出,无所不能。而且是坐在家中清茶做伴,红袖添香。拍照片不能穿着光鲜衣衫翻山越岭,必须背着器材日晒雨淋餐风宿露,甘冒危险深入其境;即便是在家中拍创意、特殊效果照片,也需要多次反复,精心设计,有时还得自制改制设备,尤其是暗房操作,孤独和不见天日苦不堪言。但尽管文章修辞造句,铺陈叙述,洋洋洒洒,但好的照片却“一图抵千言”,比如描绘我们二十年前的城市街道,读上万字也不如看一眼照片了解得清楚。十年前我写的应景文章再难发表,拍的应景照片却成了档案资料。可谓无意插柳柳成荫。 爬格子、吃胶卷各十年,说心里话我还是喜欢后者,我总结出拍照片过程中的四大喜悦:一是发现之喜悦,当你在茫茫人海中或大自然中发现动人的景象或精彩瞬间,刹那间会心跳加速激动不已,或快速抢拍或细细品味精心构图,期间快门声好不悦耳;二是成功之喜悦,当照片冲扩出来,看到构图、光线、影调、人物神态、瞬间把握正是自己所要的,保不准一碟花生米二两二锅头自我庆贺一番;三是社会认可之喜悦,照片发表了获奖了,收到样报、获奖证书、奖金、听到身边的赞扬声,说不高兴准是骗人;四是总结回顾之喜悦,有朝一日搜罗一下”家珍级”照片,或结集出版或举办个人影展,回望身后路不枉人一生是大喜;即便做不到以上,闲暇时或退休后擦擦老相机、翻翻老照片,回味一下照片后面的故事也不失为一种快意. 说了这么多,就事论事,决非有意误导他人拿出存款去买相机,穿一件全是口袋的“防偷盗背心”去跋山涉水。人不论怎样活着,只要活的舒心就好。

本文由民生专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行文与吃胶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