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扎克曼眼中的当下中国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扎克曼眼中的当下中国

  帕特里克•扎克曼 (Patrick Zachmann),1955年出生于法国,30岁那年加入玛格南图片社,10年后升任副社长。作为著名自由摄影师,扎克曼为众多国际知名通讯社拍摄了大量新闻图片。作品题材宽泛,涉及黑手党、法国犹太人、曼谷卖淫和艾滋病等。扎克曼喜欢用黑白照片进行电影方式的“引己体”创作,曾获法国尼普士摄影奖(1989)和法国外交部嘉奖。

  相关链接:成立于1947年的玛格南图片社在国际摄影界代表着新闻摄影工作者的无畏、献身、热情和强烈投入。无论是战场还是政变,灾难或是变革,玛格南的摄影师总是及时出现在世界各地重大事件发生地,无一缺席。作为目击者,他们把自我的灵感注入到新闻摄影中,同时也兼备道义精神。玛格南的作品超越了单纯的新闻性,而集艺术性、人文性和历史性于一体,不断受到人们的赞美与景仰。

  以下为专访正文: 

  充满神秘感感的W先生

  《大鼻子眼中的中国》里,W先生带我进入中国,向我展示一个“地下”中国。

  浙江摄影网:这次您为连州带来新作《real fake 》(真像 假象),通过这些作品,您想表达什么?暗喻什么?

  扎克曼:在说暗喻这个词之前,我先明确一点,我在中国工作了很久。我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82年,所以可以说,我看着中国一天天发展、成长,在经济、环境、还有政治方面。我对中国最初的印象主要来自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旧上海,所以我在1982年到1995年之间所拍的中国片子一直侧重于带有异域风情的传统中国。在这期间我拍的都是黑白片,那时还出版了一本书《大鼻子眼中的中国》。

  浙江摄影网: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扎克曼:这本书也可以叫《W眼中的中国》。这本书不光是图片,还有50多页的文字,再印上自己的照片,主要讲我和W先生之间的故事,也正是这个W先生带我进入中国这个对我来说有点神秘的世界。

  W先生是在柬埔寨出生的法籍华人,自己开了一间小店铺卖亚洲的产品。同时他还是法国华人协会的一个重要成员。

  浙江摄影网:你和W先生是如何相识的?他是干什么的?

  扎克曼:当时我正在拍中国的片子,W先生很喜欢我的工作,我和W去台湾、香港、广东、泰国旅行。在这个过程中,W先生慢慢向我展示一个“地下”的中国。这是一个不了解中国的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以及W先生想象当中的中国。书的最后结论是:W先生到底是谁?这个故事比较有趣的地方是,我几乎从来没有确定过W先生到底是干什么的。

  浙江摄影网:难道是“间谍”?

  扎克曼(笑答):是个好问题。后来我给W先生打电话,发email,但是无论如何,我再也找不到这位W先生了。在这之后我就放下对中国的兴趣了,因为觉得有点累。

  浙江摄影网:因为失望吗?

  扎克曼:并不是对中国失望,是对中国人,尤其是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失望。我不想表现一个浮在面上的,观光性质的中国,而是希望能深入到中国人的日常生活,观察他们背后的真实生活。但是当你想拍一些照片,尤其是生活在海外的中国人,这几乎不可能,所以当时我就放弃了。

即便在隆重的开幕仪式上,摄影师仍不忘其本职

  迢迢北京寻“爱情”

  为了创作《北京爱情》,不远万里,第二次来到阔别已久的中国

  浙江摄影网:第二次来中国是什么时候?

  扎克曼:5年后的2000年,当时为一家法国杂志做一个《北京爱情》的报道,我再次来到中国。当时我经常和北京的年轻人接触,半夜去拍片子。这次经历和我对中国的本来印象有所脱节,这重新激发了我的兴趣,所以我在2000年之后重拍中国,这次主要是现代化的中国。

  我1982年第一次来的时候,当时拍中国的人不多。2000年之后,已经有很多很多中国摄影师开始拍中国。虽然有那么多人拍,但是我觉得其中大部分人并不明白,他们只是看到今天的东西,并不了解中国的历史。我觉得要了解一个东西,不仅要看到今天的样子,还要了解他的过去,他的发展历程。

  我这次的作品《real fake》( 真像 假象) 是我2000年之后工作计划的一部份。我用“混乱”来形容,法语中的“混乱”这个词和“孔子”是同音,这是比较有趣的。

  我的第二个关于中国的作品是拍摄温州的夜晚。我最早拍温州是在上世纪90年代。2005年,我又去了温州,同样的地点,原来用黑白拍,现在用彩色拍。我发现人们的身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工棚里发生了什么?”

  摄影实际上是主观的,它表达了摄影师对这个世界的评价和理解。

  浙江摄影网:您是否用一个词来形容您对当下中国的最深印象?

  扎克曼:中国的改变太激烈了,眩目!因为变化实在太大了,或者,更应该是“动荡”。现在的中国社会正在动荡之中,我不知道中国人是如何在如此大的动荡之中生活的。比如说以前,打压做生意的人;十几年后,却告诉你,忘掉吧,这一切都过去了。现在对所有人说,你们应该赚钱,赚越多的钱越好。再有,以前和国外、境外有联系,都会受到非议;而现在,邀请大量外国人来中国。这好象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浙江摄影网:为什么《real fake》(真像 假象)选择从这个角度来拍?

  扎克曼:这些高大的景观图把工棚围起来,我很好奇,里面发生了什么?第二个有趣的地方是,这些效果图非常非常真实,它展示了这个地方以后会有哪些建筑,每个细节都非常细致,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中国 “文化大革命”中的那些大标语、大字报。“文革”的时候是宣传政治思想,现在我们唯一宣传的是一种资本主义之梦。

  在这些图片里,有真的人,也有假的人,但有时却很难分辨出真假。所以对我来说,确实有一种隐喻在里面。这个隐喻是对于美好明天的憧憬,但我并不确定这是否是所有人的想法。第二个隐喻就是,真相与谎言,真实与虚伪之间的关系。同时我也想表达,摄影这件事情与现实之间的模糊、暧昧的关系。这届展览的主题是:“世界是真实的吗?”摄影看上去是客观记录现实中发生的事情,但实际上它并不是客观的,而是主观的。摄影的行为能表达出摄影师对这个世界的评价和解读。

  中国有了独立纪实摄影师

  中国摄影师不再拍那些高大全的东西,开始明白纪实摄影的重要性。他们尝试从批判或者现实的角度去拍。

  浙江摄影网:玛格南图片社的纪实摄影享誉世界,作为其中的一员,您如何看待中国的纪实摄影现状?

  扎克曼:对中国的纪实摄影,我了解得并不多。但是总的来说没有很大的变化。中国的纪实摄影开始有自由表达的现象,但这也是花很长时间,做非常多的工作,才把自己从画意摄影中解脱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摄影家太关注山水。我觉得这些和现实没有太大的联系,他们并没有关注中国真正的问题。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大概10年之前),中国摄影师开始明白纪实摄影的重要性,他们不再拍那些高大全的东西,尝试从批判或者现实的角度去拍,比如说拍工人、农民的生活状态,当然,还是有些题材“被和谐”。中国摄影相对于别的艺术门类,比如说电影要晚熟。中国的一些纪实电影非常棒,而摄影就没有。我从纪实电影,甚至是非纪实性中国电影里得到的对中国认识比通过摄影得到的更多。

  现在中国也有一些独立的纪实摄影家开始拍摄一些真正具有价值的图片,比如……,我说不出确切的名字

  浙江摄影网:比如中国摄影家卢广?

  扎克曼:对,他拍摄的艾滋病系列、环境污染等等。

  在上世纪50、60年代,中国几乎没有真正的纪实摄影师,即使有几个人,但他们的工作几乎不为人知。反而是一些国外的摄影师,比如说布列松、马克吕布等等,他们几乎形成垄断。我只要看他们的作品,就能了解中国的现状。所以对当时的我来说,找到一个切入点拍摄中国很容易。但是现在,很多中国摄影师也拍,他们有各自私人化的摄影视角进行拍摄。现在信息突然多了,我不知道应该看什么。原来只要看布列松他们的就行了,因为中国摄影师们都在拍山水、拍花草等等。而现在中国摄影师已经开始重新拍摄真正的主题,他们掌握丰富的信息,中文是他们的母语,他们懂得身边发生的这些事,也能非常方便自由地到处去拍。我觉得现在有点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和他们竞争挺困难的。

记者手记:

  帕特里克.扎克曼是记者在连州遇到的第一位外国摄影师。早就听闻国外艺术家对于作品展示的高要求,期待着能一睹真容,便赶在摄影界前一天跟来自温州的摄影评论人大门老师到国际展区果品仓看布展。

  

来到展区,及时清理现场

  当时的扎克曼正拎着筒刷墙,看到记者,给了个善意的微笑:“看到一个摄影师在刷墙,是件有意思的事吧?”来自中山大学的志愿者翻译王凯显然习惯了扎克曼的幽默。想起第一天的“护照事件”,王凯至今“心有余悸”。

  护照问题是组委会之前一直强调的,相当于身份证。志愿者们甚至暗地里开玩笑,要是丢了护照,就可以让摄影师直接回家了。那天凌晨6点多接机,到连州已经下午1点钟了。结果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时候,扎克曼一脸严肃地对王凯说:不好意思,我的护照丢了,麻烦能帮我出去随便买一本么?“扎克曼和雷米两个人一本正经,然后我就傻掉了……5秒钟后,两人大笑,我才发现,被耍了……” 。

  扎克曼显然对布展状况不太满意,他开始重新调整作品布局,发现作品之间有一些小黑洞影响美观,于是又自己买水泥补洞。为了达到更好的观赏效果,又开始粉刷墙面。现在,他还需要再多几盏灯,为这事,他已经和组委会说过几次了。即便在记者采访间隙,他依然念念不忘,忍不住问,你觉得灯光如何?“我想如果这个灯光稳定些更好!”记者指着其中一展闪烁跳跃的节能灯,扎克曼扑哧笑了。

买水泥填补小黑洞

  直到布展结束,扎克曼依旧没有看到让他闹心和整日催促的那几盏灯。不过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接下来,他要去深圳、南京、上海看他的中国朋友们。“上海是不是离杭州很近?”扎克曼问,“Hope to see you!”“Maybe.”。

行走在连州老街上的扎克曼

本文由民生专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扎克曼眼中的当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