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太迷恋时间和回忆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自己太迷恋时间和回忆

  “发现浙江”系列访谈第四期推出丽水摄影师傅为新。  中国快速的现代化进程,给我们的周边带来了特殊的中国式景观。如今敏锐的摄影师习惯了在这些荒谬的现实中进行带入个人思考的冷观察。他们呈现的结果各异,但是都如诗歌一般的描述着、解构着或是调侃着我们现实的生存状态。傅为新也是其中的一员,对于当过摄影记者、做过摄影编辑如今又在丽水摄影博物馆任职的他,摄影不仅是事业更是自己无法割舍的表达方式。傅为新出于对童年的回忆开始拍摄变迁中的老城区,但是逐渐的他从中发现了带有普遍价值的城市分裂感。于是以此为线索展开自己的视觉,如此形成了作品《裂变的城》。

傅为新近照

  色影无忌:你做摄影记者的经历给你的个人创作带来什么影响?  傅为新:摄影记者最优越的条件就是可以和各种机会、各种现场直接面对,卡帕的名言“你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 现在已被奉为摄影的“军规”,这是一项非常锻炼人的职业,但一名优秀的摄影记者,他不会只注意现场本身,他会眼观六路,洞悉不易察觉的信息,会拿出更多时间等待,拿出更多注意力抓捕关联的关联。我的记者经历让我学会了以更多元的角度观看同一件事情,同一种状态。

  色影无忌:你一开始所选择的景物是为了和你的记忆重合吗?  傅为新:和记忆重合,这个说法本身就很耐人寻味。我太迷恋时间和记忆了,它是如此具有哲学性。记忆是无法真正物化的,它只能逼近和描摹。摄影可以召唤记忆,但无法和记忆吻合,我们只能通过摄影的描绘,寻找到与之的关联。我看过史铁生的一段冥想,他说,理论上,假如可以站在数十光年以外的某个星球上,拿着一架足够大倍数的望远镜观看地球,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童年的一跑一跳,一景一物,这是真正的记忆重合。我一直也在冥想,这要是真可以的话,我会立马收拾收拾就去了。

傅为新作品

  色影无忌:你先是从回忆开始逐渐走向了发现,为何会有这样的变化?  傅为新: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你现在心怡的“她”曾经爱过你,但现在却为时已晚。我们看文艺片的时候,经常会发现某个场景、某个情节很能唤起你的记忆,但痛苦的是,现实中我们想再去寻找和恢复,却已经很难了。社会的发展有点残酷,特别是工业文明以来,他不断摧毁我们的记忆,所以我很羡慕农耕文明时代,即便“少小离家老大回”,他还是能够认识回家的路,现在不是,假如再过五年我们回家,这世界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不太喜欢这种割裂记忆的改变,我想把这种态度表达出来,所以就去把它找出来。  色影无忌:城市如何给你带来裂变的感觉?  傅为新:不妨以西安为例,它是世界上第一个突破百万人口的城市,那是唐代,我们可以想象当时的这座城市,随着人口的增长不断扩大自己的城区面积,但这种扩张是非常体系化和一元化的,你不会有很突兀很割裂的感觉。但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城市扩张有点让人抓狂,当我们刚从前苏联时代的建筑记忆中度过童年,他一会来一拨欧式的,一会来一拨明清仿古的,一会又是现代后现代的,整个城市的风格杂乱无序。不光是建筑,你再仔细看我们整个的文化生活,似乎都带有一丝荒诞意味,有时会让人觉得没有归属感,说“裂变”只是中性的评价,这说明我们的文化根基也被各式刀枪割裂了一番。  色影无忌:让你按下快门的动机是什么?  傅为新:骨子里我属于传统的,但我不反对革新,我只是希望革新的时候能够从宏观一点的角度下手。对于各种“时下流行”以及过于随意的世界改造,我看到都会拍一张,我觉得放到以后来看这些东西都是挺值得反思的。

傅为新作品

  色影无忌:你的作品从拍摄到色调的处理都显得很冷静,你是刻意的去寻找这种冷静吗?  傅为新:新闻记者一般都有着强烈的叙事意图,但我现在觉得常态性的描述更能力透纸背,假如用“无声胜有声”、“大象无形”这样的词句阐释会显得我境界过于高深了,但我还是觉得,要向你的爱人表达你的心境,不一定非得用上999朵玫瑰不可。

  色影无忌:你为何放弃了大场景而选择这些细节景观?  傅为新:这应该和人的文化心理有关,就像不同地域的导演,有的喜欢宏大叙事而有的喜欢心理描写。我生长在浙江南方小城,目光相对狭小,性格相对内敛,自然很容易把眼光放到景观的局部,所谓什么样的菜园歇什么样的鸟,哈。

  色影无忌:你通常在什么样的心境下去拍照片?  傅为新:以前我拍照为了怡情,怡情的结果是不知言为何物,不知为谁云,懂得拍照可以观察世界并能表达个人观念的时候,发现生活中有很多东西会触动你的神经,相机成了我们说话的身体器官。我平常的心境和讲话的语速都较缓和,结果拍照也这样。

傅为新作品

  色影无忌:你觉得自己的摄影受到谁的影响比较大?  傅为新:我原来学美术,那时比较受达利的影响,喜欢天马行空,走出学校后玩电脑美术,什么都想“超现实”,这对后来所从事的摄影有所影响。这个阶段过后开始回到摄影本身寻找参照物,我喜欢带点哲学味的摄影,比如杉本博司,贝希尔派的斯特鲁斯、古斯基。身边的朋友来说,王培权对我是有影响的,他是一个非常善于思考和引导别人的人。

  色影无忌:你的这个系列决定如何进行下去?  傅为新:城市是永远挥之不去的主题。无论摄影师,还是诗人,记者,我们身在其中,就无法停止观看。拍城市的摄影师很多,我希望形成自己对城市的独特理解,虽然这也是件挺难的事。

  傅为新简介  浙江丽水人,中国丽水摄影博物馆负责人。2006年开始从事新闻摄影、影像杂志编辑工作,现从事摄影文化活动交流与策划、影像艺术创作与研究。个人展览:《土地的诗行》 (2007)、《孤独的若干个片段》 (2008)、《以梦为马》( 2009)

本文由民生专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自己太迷恋时间和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