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确实的精神贵族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做确实的精神贵族

23届国展艺术类银质收藏作品-初为人母的美丽

  买却一片青山

  去杭州城郊薛华克家可真不容易。即使路线图清晰明了,即使中间几次电话指引,还是不小心走了岔路。好不容易上了正道,最后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却又认错了门。摸索前行的路上,只见道旁建筑、行人越来越少,偶尔三两户人家。青山隐隐,山路弯弯,一行人仿佛当年深山寻访终南隐士。

  终于看到了,不远处几幢高楼拔地而起,矗立于苍翠群山的环抱之中。小车缓缓前行,经过一个天然水库,进入小区,里面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一路走来,颇有武陵人入桃花源之感。

  不消一会儿,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出现在大楼门口,远远地向记者挥手示意,他就是记者寻访的目标,著名摄影家薛华克。记者走上前去,薛华克热情地伸出手,1米9的高个,浑厚的嗓音,刚毅的面部线条,准一个西北汉子。哦,听说他父母是南下干部。

  “一塘塘池水静幽幽,水底漩涡滚滚流。十年相思哟打了结,想唱山歌怎起头……”,刚踏进薛华克家的门,一阵熟悉的旋律在耳畔想起。不徐不疾,深情款款的乐声,让整个房间都漾着淡淡的柔情。

  这不是电影《枯木逢春》的插曲《重逢》吗?上了点年纪的人或许都知道这部上世纪60年代著名导演郑君里导演的经典电影,据说这段插曲是著名越剧演员姜佩东演唱的,看来薛华克是经典怀旧型的。

  曼妙的音乐让人联想起薛华克学生——那位多才多艺的小女孩,本次国展银奖获得者黄东黎的一句话:“艺术是相通的,我不相信喜欢摄影的人不喜欢音乐”,想到这里,不禁莞尔,这师生二人果真心有灵犀?

  环顾四周,方知薛华克还有个爱好——收藏。进门后靠右的红色木质书架,除了中间一大块挤满了书,其他格子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琳琅满目的古玩瓷器。几件大器皿也在客厅里摆放得错落有致。连电视柜也古色古香,不知是哪朝哪代的古物。

  在矮茶几上,终于看到了与此行主题有关的东西,主人的康太时相机和仙娜8*10相机。薛华克告诉记者,这是他的行囊,他又要出发去西藏了。

  来不及细细打量,很快,主人带记者穿过小客厅,来到一处环形阳台。令记者诧异的是,窗外目之所及,唯一片青山翠林,蓊蓊郁郁。正当众人惊“艳”,叹为观止,薛华克略带豪气地手一挥,“我买的是这片青山!”

  “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孽钱”(唐寅•《言志》),几百年前,明代大画师唐寅抛却功名利禄,与青山相对,卖画自给,如今,摄影家薛华克为这片青山一掷千金。念古思今,让人顿生时空流转之感。感谢薛华克先生的这份匠心,让我等凡俗有幸与这青山共度半日。

  众人落座,在悠扬典雅的音乐声中,瓷杯盛就的缕缕咖啡香中,采访开始……

再不说“去过多少次西藏”

  “现在我不说去过多少次西藏了。”话音刚落,记者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先生是神算子?在记者早一天准备的采访笔记上,“去西藏的次数”是一个需要向本人核对的数据。幸而,对薛华克而言,西藏永远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几句话,又回到了这个主题。

  从1987年第一次入藏开始,薛华克成了西藏的常客。“没有西藏,我也许会永远放下手中的相机。”薛华克在一次采访中说道。相比喧嚣的城市,薛华克更喜欢纯净的西藏。他说,去西藏的感觉就像回家,那里有他熟悉的庙宇,熟悉的藏民、牧民,而最打动他的,就是他们眼神中的通透澄明,那种力量直抵人心。

  “我不会客套,但以真心待人,这种性格让我吃了不少苦,而与我的藏民朋友打交道,我不需要一点点虚伪与客套,他们实在太可爱了。我喜欢这些内心没有被现代文明污染的人。”说话时,薛华克会直视对方。这种眼神,很远又很近。

  从最初冒天下之大不韪拍《天葬》,到后续的《藏人I》、《藏人II》的相继推出,在摄影界,西藏与薛华克似乎成了默契十足的固定搭配。因为薛华克,更多的人认识了这些处于世界最高寒地区人群的生存状态;因为西藏,薛华克走出中国,走向世界。

  “人性的力量”是薛华克谈及藏民经常用的词汇,或许正是这种超越民族,超过国界的人类共通的情感力量,让薛华克的作品打动了观众,打动了评委。“我觉得这幅作品(获奖作品《初为人母的美丽》)成功是因为它充满人性,它表现了人类最崇高的爱----母爱。”薛华克的声音温和而有力,手中轻轻捻转把玩着手表。

  面对记者一连串的“西藏问题”,薛华克笑着说:“其实我拍的题材不少,有些作品还是蛮精彩的,只是没发表而已。”

薛华克接受浙江摄影网记者专访

  分析化学-职业摄影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薛华克的大学专业是分析化学,摄影只是他的业余爱好。“我认为业余作者与职业摄影师之间从来没有水准的界限,专业岗位上的人不够专业这也是正常的。相反,很多发烧友由于出发点纯粹,往往更能接近摄影艺术的本质。”

  1975年就开始摄影创作的薛华克无疑是当年最典型的发烧友之一。化学专业没有成为薛华克最终追求的事业方向,摄影却花费了他全部的心血。

  艺术的道路荆棘遍地,甘苦唯有跋涉者自知,薛华克是其中一位。“艺术之路对许多人来说恐怕是一条魔鬼之路,我从不轻易地鼓励年轻人走这条路。”薛华克说。

  当年,已届而立的薛华克选择摄影这条道路时冷静而坚定:一个男人一生只要做成一件事就行了,我就做摄影吧!尽量不浪费生命。“有人说没时间创作,我觉得,当创作真正成为生命中最重要的需求时,时间一定会有。”

  一旦成为职业摄影师之后,薛华克如履薄冰了。“当一种艺术的门槛很低时,它的深造就一定很难。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走了多远,我心如明镜。战战兢兢地审视自己的作品,这是我前进的秘诀。”多少年后的今天,薛华克在自己的博客上这样写道。

  课堂上永远学不会摄影

  “我已经很多年里没参加比赛了,全国影展这是第一次投稿。上一届国展我的3个学生参加了,全都获奖了。”说到学生获奖,薛华克显得欣慰而自豪。

  1994年,当了几年自由摄影师的薛华克初涉讲坛,为众多莘莘学子传道解惑。2002年,薛华克再次走上高校讲坛,创建并执掌中国美院摄影系至今。“走上教育岗位,是感叹当时落后的摄影教育,我希望自己可以为中国的摄影教育做一些贡献。”

  但事实并不如人愿,薛华克对目前的摄影教育显然不乐观,“我们不少高校的摄影教育还是存在一些问题:第一,缺乏务实的态度;第二,缺乏称职的教师。”

  “课堂上可以让学生明白摄影,但是永远学不会摄影。”“‘教不严,师之惰’,本科摄影专业毕业的学生,大多数是不会拍照的,你们相信吗?”薛华克蹙眉反问道。

  薛华克一直在深刻地反省自己的创作。“摄影的功能是多样化的,在日常生活中,照相机最广泛的运用是‘照相’,而不是创作。学习摄影要先学拍照,再学摄影创作。”回顾自己的专业成长,薛华克列出几点专业摄影学习的要求。

  首先,技术层面的要求。不须一味追求昂贵的器材,尽可能根据最近的选题,合理配置器材,什么器材干什么活。虽然技术跟艺术相比,可能只占三分之一,但要掌握好,甚至精通地运用于艺术创作可不容易。

  除了技术,摄影更重要的是审美训练和艺术修养。美院本科第一年不教摄影,学生主要在基础部接受美术类的共同训练。

  “一个想在摄影专业创作上有所建树的人,知识结构里必不可少以下内容,摄影史,包括文化发展史,艺术发展史和技术发展史,还有文学,音乐和社会人文学以及美术常识。除了知识结构要完善,更主要的是在创作实践中理解和领会知识。”薛华克会经常带学生下乡创作,以此锻炼学生的审美能力,吸引消化所学知识。

  做真正的“精神贵族”

  “学习交流对创作者来说非常重要。”薛华克说,一个坐井观天,夜郎自大的人,是无法真正了解摄影的。薛华克曾多次赴欧美举办个展并进行交流,经常自费赴欧洲旅行,没有计划,没有安排,在摄影文化的发源地平和自在地欣赏异域风情,感受经典文化。

  薛华克也鼓励学生有机会去国外,更广阔地感受艺术、感受美的真谛。“你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不用选最好的大学,去国外学习对艺术的感觉,对艺术的欣赏,做真正的精神贵族。”

  2009年丽水国际摄影节中的“世界摄影组织作品展”和“国外摄影师作品展”被薛华克称为“一个真正的国际影展”,他看完影展时人还在丽水,就立即通过电话组织了自己的学生专程前往观摩。“在国内能够看到的优秀国际影展非常少!” 薛华克不无遗憾地感叹。

  说起摄影研究,薛华克依然感慨。目前国内的摄影创作,大多数还是传统意义上的拍美景和拍有趣瞬间,而很多所谓“研究摄影”的话题,也大部分局限于此。

  除此之外,我们能否再多问几个问题呢。比如:摄影诞生只有170年的历史,那么,在胶卷发明之前的记录手段你了解吗?什么是摄影独特的本体语言,如何来掌握和发展它,如何提升摄影作品的艺术价值、人文价值和市场价值?欧美先进国家的摄影研究和创作现状是怎样的……

  “这是一个浮躁的时代,但是换个角度,谁能在这浮躁的时代里真正沉下心来好好做学问,好好做艺术实践,等到新的文化艺术繁荣时代到来时,最有发言权的就是你。”薛华克的逻辑让人意外而惊喜。

  现在的社会虽不完美,但却有一个以往任何时代所无法比拟的优点:信息获取的方便性,是真正的“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人类最重要的学习手段是汲取前人的知识和经验。一个有学问和有成就的人,一定是谦虚好学,永远进行自我教育,不停自我反省实践的人。”薛华克对此自信而淡定。

  秋天,那是收获的季节

  薛华克认为,一个艺术工作者,总要在一些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场合,展示他一个时期的创作,这是对创作者最好的自我鼓励,也是最重要的收集反馈批评的途径。目前在国内,这类专业影展太少。“摄影团体应该积极倡导和支持这样一种艺术活动形式,以提升会员的整体创作水平。”薛华克建议。

  “今后我会多做些艺术表现形式和后期制作的研究及尝试,为深化内容表现作些新的探索,还有,要多尝试用新技术新材料来重现古典工艺的表现魅力。”即使薜华克的肖像作品曾被有些同行戏讽为“转塘镇上的大头贴”,他一笑了之后,坚守经典的初衷没有丝毫动摇。

  这个秋天,薛华克可能在杭州做个展,展出他的新作。“我一直要求自己有新创作,新展览,不断前进。我已步入人生的秋季,秋天是收获的季节。”

本文由民生专题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做确实的精神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