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枝浓露,此生只是偿诗债

- 编辑:永利集团娱乐官网平台 -

一枝浓露,此生只是偿诗债

天上捧一轮净月 浅浅水中见石可 绕石粼粼儿金波 一丝一丝那画意 是她灵透的笔才 比如清夜沐后画 画了他种种模样 今夜告父亲母亲 去好友那探访了 而来到河边等他 母亲之意切频繁 恋爱中失去自由 便没有了彼此的 这看不清了短处 就是以后的苦楚 因她怀念他有心 河边一处种菊开 疏疏淡淡在河岸 自生自灭的样子 却别一番动心的 又借恰好路过的 他必经这地回家 就算是恰巧而已 那时在黄昏颜色 一朵一朵水畔间 清凌凌地展红颜 像一位一位妹妹 不久夜色清秀丽 明月一轮捧出了 细细袅娜的香气 已添她衣间肤上 带梦顾盼的神情 月亮清辉愈增明 巧悬林上梢头处 她就在银面河边 华露未成清菊伴 柳丝片风浮悠悠 眼目看菊且且立 落瓣淡淡在河上 向着东边飘若船 那么点点玉洁白 独多么清逸可人 好同她心间思缕 悠悠儿觅求心侣 那上面载着温柔 他在下班的路上 他温馨的消息来 她的想要看见他 收到了信息图片 他工作的样子时 她珍爱他的模样 把他藏在心岸上 俨然这朵朵洁菊 清逸洁雅荡心怀 还落落儿水中去 滢滢然清香露露 她亲吻之笑娇娇 有诗句心头荡漾 改变了原意自是 抱香枝头待伊人 不要错过了美遇 篱落秋风天涯回 久的等待终归来 菊郁金黄拥孤霜 出自友邻清贵显 芳熏百草为侬艳 只在爱人丽鲜妍 这诸般绚烂的吟 这万般多思的想 只因他的无限好 在直觉一丝风澜 她看向他来处边 果真黝黝的影黑 气息温暖早已感 寻有在一朵菊旁 一顶雪纱帽白菊 轻轻掸落着什么 他的到来相见了 就聊了白天开心 吃他怀里暖藏的 柔软蓬松的糕点 他保护了这么好 厚的大衣里仔细 十分才得以这样 可知她会在这儿 她有一会走两步 只看他痴痴好傻 便在那眼眸中见 团团丽菊中仙雅 是她在里面倒影 他如风儿来至拥 明月清辉中他清 透露着无微不至 用暖暖的唇呵护 再至牵手菊间行 薄薄的薄薄的雾 悄悄儿兴起水岸 他们向着家走去 在一枝菊旁经过 他俯身去嗅它的 定格了美好的景 一轮明月一白菊 心爱的他轻吻菊 点点银露上白蕊 待到更深夜梦中 便是一枝浓露香 投映在脑海的梦 他是在什么梦来 但愿做那一枝菊 披满了银银珠露 2016.11.16.上海小翠斋作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白毛刺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佳节将至,又到赏菊良辰。菊花,又称黄花、笑靥金、金蕊、金英、黄华。《礼记·月令》记载,“季秋之月,鞠有黄华。”黄色堪称菊之正色,黄色的菊花算是古代最为多见的品类。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忽见黄花吐,方知素节回。”徜徉在美丽的诗词世界里,“黄花”俨然成为菊花的代称。

图片 2

白松针

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莹静真琪树,分明对玉堂。
仙人披雪氅,素女不红妆。
粉蝶来难见,麻衣拂更香。
向风摇羽扇,含露滴琼浆。
高艳遮银井,繁枝覆象床。
桂丛惭并发,梅蕊妒先芳。
一入瑶华咏,从兹播乐章。

中唐以前,白菊是极少见的,刘禹锡算是较早吟咏白菊的诗人。当诗人来到朋友令狐楚的家中,看见欺霜赛雪的白菊的那一瞬,心内充满惊喜:“家家菊尽黄,梁园独如霜。”

图片 3

白鸥逐波

在诗人眼中,白菊皎洁晶莹,恍如“仙人披雪氅,素女不红妆”;白菊珍稀娇美,使得“桂丛惭并发,梅蕊妒先芳。”

前年九日馀杭郡,呼宾命宴虚白堂。
去年九日到东洛,今年九日来吴乡。
两边蓬鬓一时白,三处菊花同色黄。

图片 4

雪海

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
还似今朝歌酒席,白头翁入少年场。

和刘禹锡并称“刘白”的诗人白居易,他去过馀杭、东洛和吴乡,也就是今天的杭州、洛阳、苏州。重阳佳节之日,“三处菊花同色黄”。若干年后,已是白头翁的诗人,在一次酒席上意外见到“满园花菊郁金黄,中有孤丛色似霜”的美景。诗人既喜且悲,感慨万分。

图片 5

胭脂点雪

秋天木叶干,犹有白花残。
**举世稀栽得,豪家却画看。 **
片苔相应绿,诸卉独宜寒。
几度携佳客,登高欲折难。

“举世稀栽得,豪家却画看。”透过张蠙写的白菊诗,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当时白菊的稀缺性,只有豪门富户,才有缘一窥仙容。

图片 6

白毛狮子

所尚雪霜姿,非关落帽期。
香飘风外别,影到月中疑。
发在林凋后,繁当露冷时。
人间稀有此,自古乃无诗。

在诗人许棠看来,不是黄菊美过白菊,实在是陶令无缘得见白菊,一众诗人也多数只见过黄菊,“人间稀有此,自古乃无诗。”

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
十年泉下无人问,九日樽前有所思。
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蓠。
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

图片 7

天鹅舞

中唐时期还颇为罕见的白菊,日渐受到大家的喜爱,并被普遍种植。到了晚唐李商隐生活的时代,当他和山里的老翁喝酒之时,已是“霜天白菊绕阶墀”了。

图片 8

残雪惊鸿

我怜贞白重寒芳,前后丛生夹小堂。
月朵暮开无绝艳,风茎时动有奇香。
何惭谢雪清才咏,不羡刘梅贵主妆。
更忆幽窗凝一梦,夜来村落有微霜。

诗人陆龟蒙特别怜惜白菊,纵然被秋风寒霜轮番摧折,仍然不稍稍减损本性皎然莹洁的颜色。诗人在屋舍的前堂后院都植满了冰清玉洁的白菊。白菊盈盈逐月放,奇香细细随风送,纵无十分颜色,自有动人心处。

稚子书传白菊开,西成相滞未容回。
月明阶下窗纱薄,多少清香透入来。

图片 9

白玉珠帘

当陆龟蒙迫于事务离开家乡,最为惦念的竟是窗下阶前的那一丛丛白菊。孩子虽小,却也明白父亲的心意,特意写了封催归的信。说是那轮家乡明月之下,白菊正幽幽盛放,清雅的香气透过薄薄的窗纱,弥满了整座屋舍。

图片 10

轻见千鸟

然而说到对白菊的偏爱,谁也比不过《二十四诗品》的作者司空图。他创作的咏菊诗,不仅数量格外多,而且首首都是精品,意蕴悠长、情深款款。最有名的当属两组《白菊三首》和《白菊杂书四首》。

图片 11

草舍如篱

不疑陶令是狂生,作赋其如有定情。
犹胜江南隐居士,诗魔终袅负孤名。
自古诗人少显荣,逃名何用更题名。
诗中有虑犹须戒,莫向诗中著不平。
登高可羡少年场,白菊堆边鬓似霜。
益算更希沾上药,今朝第七十重阳。

诗人以饱蘸深情的笔墨,在诗里反复咏叹白菊的清新脱俗。对着白菊,恰如对着陶翁。众芳暄妍之时,不与争锋,逃名隐居于东篱之下。回旋秋色,西风侵凌,“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图片 12

白牡丹

人间万恨已难平,栽得垂杨更系情。
犹喜闰前霜未下,菊边依旧舞身轻。
莫惜西风又起来,犹能婀娜傍池台。
不辞暂被霜寒挫,舞袖招香即却回。
为报繁霜且莫催,穷秋须到自低垂。
横拖长袖招人别,只待春风却舞来。

图片 13

瑶台玉凤

诗人眼中心下皆是白菊,于是更加情意绵绵地写下第二组诗。世间纷扰不休,意绪难以平息,杨柳依依伤别,徒添烦忧。幸好还有菊花几枝,摇曳那曼妙轻盈的姿容,稍稍宽慰愁怀。霜寒露重,万物凋残,独有菊花相伴,依偎在池台之旁。即使辞别归去,亦自从容娴雅,“横拖长袖招人别,只待春风却舞来”。约春为期,来年再会。

图片 14

白毛菊

黄昏寒立更披襟,露浥清香悦道心。
却笑谁家扃绣户,正薰龙麝暖鸳衾。
四面云屏一带天,是非断得自翛然。
此生只是偿诗债,白菊开时最不眠。
狂才不足自英雄,仆妾驱令学贩舂。
侯印几人封万户,侬家只办买孤峰。
黄鹂啭处谁同听,白菊开时且剩过。
漫道南朝足流品,由来叔宝不宜多。

诗人本是豁达、洒脱之人,尘世纷扰皆如过眼云烟,毫不放在心上。微风起处,秋意阑珊,白菊散发出清雅的芬芳,诗人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这是为什么呢?

“此生只是偿诗债,白菊开时最不眠”。原来诗人此生不看重封侯拜相,却分外看重这朗月清风下脉脉含香的白菊。没能为这般清逸出尘的白菊写上一首好诗,竟像是亏待了佳人一般寝食难安。赏菊、惜菊、爱菊之情,满溢于笔端纸上,真真是懂菊、爱菊、护菊之人!白菊得此知音,一生足矣。

本文由情感专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一枝浓露,此生只是偿诗债